電話(huà):0571-88036458

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首頁(yè) >> 營(yíng)銷(xiāo)知識 >>怒蛙通知公告 >> 新華社公布新增57個(gè)禁用詞,極限詞違禁詞又增加了哪些
详细内容

新華社公布新增57個(gè)禁用詞,極限詞違禁詞又增加了哪些

01時(shí)政和社會(huì )生活類(lèi)

1、對有身體傷疾的人士不使用“殘廢人”“獨眼龍”“瞎子”“聾子”“傻子”“呆子”“弱智”等蔑稱(chēng),而應使用“殘疾人”“盲人”“聾人”“智力障礙者”或“智障者”等詞匯。

2、報道各種事實(shí)特別是產(chǎn)品、商品時(shí)不使用“最佳”“最好”“最著(zhù)名”“最先進(jìn)”等具有極端評價(jià)色彩的詞匯。

3、醫藥產(chǎn)品報道中不得含有“療效最佳”“根治”“安全預防”“安全無(wú)副作用”“治愈率”等詞匯,藥品報道中不得含有“藥到病除”“無(wú)效退款”“保險公司保險”“最新技術(shù)” “最高技術(shù)” “最先進(jìn)制法”“藥之王”“國家級新藥”等詞匯。

4、通稿報道中,不使用“影帝”“影后”“巨星”“天王”“男神”“女神”等詞匯,可使用“著(zhù)名演員”“著(zhù)名藝術(shù)家”等。

5、對各級領(lǐng)導同志的各種活動(dòng)報道,慎用“親自”等詞。除了黨中央國務(wù)院召開(kāi)的重要會(huì )議外,一般性會(huì )議不用“隆重召開(kāi)”字眼。

6、對國內領(lǐng)導干部和國有企業(yè)負責人,不使用“老板”。

7、報道中一般不有意突出某一類(lèi)型群體或某一種身份。如災禍報道中,不使用“死難者中有一名北大學(xué)生,其余為普通群眾”的類(lèi)似提法。

8、不使用“踐行‘八榮八恥’”的提法,應使用“踐行社會(huì )主義榮辱觀(guān)”。

9、報道中禁止使用“哇噻”“媽的”等臟話(huà)、黑話(huà)等。近年來(lái)網(wǎng)絡(luò )用語(yǔ)中對各種詞語(yǔ)進(jìn)行縮略后新造的“PK”“TMD”等(新媒體可用“PK”一詞),也不得在報道中使用。近年來(lái)“追星”活動(dòng)中不按漢語(yǔ)規則而生造出的“玉米”“綱絲”“涼粉”等特殊詞匯,我社報道中只能使用其本義,不能使用為表示“某明星的追崇者”的引申義。如果報道中因引用需要,無(wú)法回避這類(lèi)詞匯時(shí),均應使用引號,并以括號加注,表明其實(shí)際內涵。

10、新聞媒體和網(wǎng)站應當禁用的38個(gè)不文明用語(yǔ):裝逼、草泥馬、特么的、撕逼、瑪拉戈壁、爆菊、JB、呆逼、本屌、齊B短裙、法克魷、丟你老母、達菲雞、裝13、逼格、蛋疼、傻逼、綠茶婊、你媽的、表砸、屌爆了、買(mǎi)了個(gè)婊、已擼、吉跋貓、媽蛋、逗比、我靠、碧蓮、碧池、然并卵、日了狗、屁民、吃翔、XX狗、淫家、你妹、浮尸國、滾粗。


02法律法規類(lèi)

11、在新聞稿件中涉及如下對象時(shí)不宜公開(kāi)報道其真實(shí)姓名:犯罪嫌疑人家屬;案件涉及的未成年人;采用人工授精等輔助生育手段的孕、產(chǎn)婦;嚴重傳染病患者;精神病患者;被暴力脅迫賣(mài)淫的婦女;艾滋病患者;有吸毒史或被強制戒毒的人員。及這些人時(shí),稿件可使用其真實(shí)姓氏加“某”字的指代,如“張某”“李某”。不宜使用化名。

12、對刑事案件當事人,在法院宣判有罪之前,不使用“罪犯”,而應使用“犯罪嫌疑人”。

13、在民事和行政案件中,原告和被告法律地位是平等的,原告可以起訴,被告也可以反訴。不要使用原告“將某某推上被告席”這樣帶有主觀(guān)色彩的句子。

14、不得使用“某某黨委決定給某政府干部行政上撤職、開(kāi)除等處分”,可使用“某某黨委建議給予某某撤職、開(kāi)除等處分”。

15、不要將“全國人大常委會(huì )副委員長(cháng)”稱(chēng)作“全國人大副委員長(cháng)”,也不要將“省人大常委會(huì )副主任”稱(chēng)作“省人大副主任”。各級人大常委會(huì )的委員,不要稱(chēng)作“人大常委”。

16、國務(wù)院所屬研究機構、直屬機構和其他相關(guān)機構,稱(chēng)謂要寫(xiě)全,不得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國務(wù)院”。

17、“村民委員會(huì )主任”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村主任”,不得稱(chēng)“村長(cháng)”。大學(xué)生村干部可稱(chēng)作“大學(xué)生村官”,除此之外不要把村干部稱(chēng)作“村官”。

18、在案件報道中指稱(chēng)“小偷”“強奸犯”等時(shí),不要使用其社會(huì )身份或者籍貫作標簽式前綴。如:一個(gè)曾經(jīng)是工人的小偷,不要寫(xiě)成“工人小偷”;一名教授作了案,不要寫(xiě)成“教授罪犯”;不要使用“河南小偷”“安徽農民歹徒”一類(lèi)的寫(xiě)法。

19、國務(wù)院機構中的審計署的正副行政首長(cháng)稱(chēng)“審計長(cháng)”“副審計長(cháng)”,不要稱(chēng)作“署長(cháng)”“副署長(cháng)”。

20、各級檢察院的“檢察長(cháng)”不要寫(xiě)成“檢察院院長(cháng)”。

21、不宜稱(chēng)“中共XX省省委書(shū)記”“XX市市委書(shū)記”,應稱(chēng)“中共XX省委書(shū)記”“XX市委書(shū)記”。

22、一般不再公開(kāi)使用“非黨人士”的提法。在特定場(chǎng)合,如需強調民主黨派人士的身份,可使用“非中共人士”!包h外人士”主要強調中共黨內與黨外的區別,已經(jīng)約定俗成,可繼續使用。

23、除對過(guò)去特定歷史時(shí)期的表述外,不再繼續使用“少數民族上層人士”的稱(chēng)謂。


03

民族宗教類(lèi)

24、對各民族,不得使用舊社會(huì )流傳的帶有污辱性的稱(chēng)呼。不能使用“回回”“蠻子”等,而應使用“回族”等。不能隨意簡(jiǎn)稱(chēng),如“蒙古族”不能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蒙族”,“維吾爾族”不能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維族”,“朝鮮族”不能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鮮族”等。

25、禁用口頭語(yǔ)言或專(zhuān)業(yè)用語(yǔ)中含有民族名稱(chēng)的污辱性說(shuō)法,不得使用“蒙古大夫”來(lái)指代“庸醫”。不得使用“蒙古人”來(lái)指代“先天愚型”等。

26、少數民族支系、部落不能稱(chēng)為民族,只能稱(chēng)為“XX人”,如“摩梭人”“撒尼人”“穿(川)青人”,不能稱(chēng)為“摩梭族”“撒尼族”“穿(川)青族”等。

27、不要把古代民族名稱(chēng)與后世民族名稱(chēng)混淆,如不能將“高句麗”稱(chēng)為“高麗”,不能將“哈薩克族”“烏孜別克族”等泛稱(chēng)為“突厥族”或“突厥人”。

28、“穆罕默德”通常是指伊斯蘭教先知。有一些穆斯林的名字叫“穆罕默德”。為了區別和避免誤解,對這些穆斯林應加上其姓,即使用兩節姓名。

29、“穆斯林”是伊斯蘭教信徒的通稱(chēng),不能把宗教和民族混為一談。不能說(shuō)“回族就是伊斯蘭教”“伊斯蘭教就是回族”。稿件中遇到“阿拉伯人”等提法,不要改稱(chēng)“穆斯林”。

30、涉及信仰伊斯蘭教的民族的報道,不得提及與豬相關(guān)內容。

31、穆斯林宰牛羊及家禽,只說(shuō)“宰”,不能寫(xiě)作“殺”。


04港澳臺和領(lǐng)土主權類(lèi)

32、香港、澳門(mén)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。在任何文字、地圖、圖表中都要避免讓人誤以為香港、澳門(mén)是“國家”。尤其是與其他國家名稱(chēng)連用時(shí),應注意以“國家和地區”來(lái)限定。

33、不得將香港、澳門(mén)與中國并列提及,如“中港”“中澳”等。不宜將內地與香港、澳門(mén)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內港”“內澳”,可以使用“內地與香港(澳門(mén))”,或者“京港(澳)”“滬港(澳)”等。

34、“臺灣”與“祖國大陸(或‘大陸’)”為對應概念,“香港、澳門(mén)”與“內地”為對應概念,不得弄混。

35、不得將港澳臺居民來(lái)內地(大陸)稱(chēng)為來(lái)“中國”或“國內”。不得說(shuō)“港澳臺游客來(lái)華(國內)旅游”,應稱(chēng)為“港澳臺游客來(lái)內地(大陸)旅游”。

36、中央領(lǐng)導同志到訪(fǎng)香港、澳門(mén)應稱(chēng)為“視察",不得稱(chēng)為“出訪(fǎng)”。中央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負責同志到訪(fǎng)香港、澳門(mén)應稱(chēng)為“考察”或“訪(fǎng)問(wèn)”。

37、稱(chēng)呼包含香港、澳門(mén)的國際組織如世界貿易組織、世界氣象組織成員時(shí),應統稱(chēng)為“世界貿易組織成員”“世界氣象組織成員”等,不得稱(chēng)為“成員國”。

38、在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(huì )或其他體育事務(wù)中,原則上按相應章程的要求或約定稱(chēng)呼。如“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(huì )”可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中國奧委會(huì )”,“中國香港奧林匹克委員會(huì )”可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中國香港奧委會(huì )”,“中國國家隊”可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國家隊”,“中國香港隊”可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香港隊”。

39、區分“香港(澳門(mén))居民(市民)”和“香港(澳門(mén))同胞”概念,前者指居住在港(澳)的全體人員,包括永久性居民和非永久性居民,也包括中國籍居民和外國籍居民,后者則指中華民族大家庭成員。

40、區分國境與關(guān)境概念。國境是指一個(gè)國家行使主權的領(lǐng)土范圍,從國境的角度講,港澳屬“境內”;關(guān)境是指適用同一海關(guān)法或實(shí)行同一關(guān)稅制度的區域,從關(guān)境的角度講,港澳屬單獨關(guān)稅區,相對于內地屬于“境外”。內地人員赴港澳不屬出國但屬出境,故內地人員赴港澳納入出國(境)管理。

41、將港澳臺業(yè)務(wù)單列為國內業(yè)務(wù)的特殊類(lèi)別加以規范管理,將往來(lái)內地及港澳臺之間的交通線(xiàn)路稱(chēng)為“港澳臺航線(xiàn)”或“國際/港澳臺航線(xiàn)”;將手機“港澳臺漫游”業(yè)務(wù)單獨表示,或稱(chēng)為“國際/港澳臺漫游”,也可稱(chēng)為“跨境漫游”或“區域漫游”。

42、不得將港資、澳資企業(yè)劃入外國企業(yè),在表述時(shí)少用“視同外資”,多用“參照外資”。

43、內地與港澳在交流合作中簽訂的協(xié)議文本等不得稱(chēng)為“條約”,可稱(chēng)為“安排”“協(xié)議”等;不得將適用于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專(zhuān)屬名詞用于內地與港澳。

44、涉及內地與港澳在司法聯(lián)系與司法協(xié)助方面,不得套用國際法上的術(shù)語(yǔ),如內地依照涉外民事訴訟、刑事訴訟等程序與港澳開(kāi)展司法協(xié)助,不得使用“中外司法協(xié)助”“國際司法協(xié)助”“中港(澳)司法協(xié)助”等提法,應表述為“區際司法協(xié)助”或“內地與香港(澳門(mén))司法協(xié)助”等;對兩地管轄權或法律規范沖突,應使用“管轄權沖突”“法律沖突”等規范提法,不得使用“侵犯司法主權”等不規范提法;不得使用“引渡犯罪嫌疑人或罪犯”的表述,應稱(chēng)為“移交或遣返犯罪嫌疑人或罪犯”。

45、不得將香港、澳門(mén)回歸祖國稱(chēng)為“主權移交”“收回主權”,應表述為中國政府對香港、澳門(mén)“恢復行使主權”“政權交接”。不得將回歸前的香港、澳門(mén)稱(chēng)為“殖民地”,可說(shuō)“受殖民統治”。不得將香港、澳門(mén)視為或稱(chēng)為“次主權”地區。

46、不得使用內地與港澳“融合”“一體化”或深港、珠澳“同城化”等詞語(yǔ),避免被解讀為模糊“兩制”界限、不符合“一國兩制”方針政策。

47、香港、澳門(mén)特別行政區的官方機構和制度安排,應按照基本法表述。如“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(cháng)官”不得說(shuō)成“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行政長(cháng)官”,“澳門(mén)特別行政區立法會(huì )”不得說(shuō)成“澳門(mén)特別行政區政府立法會(huì )”;香港、澳門(mén)實(shí)行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,不得說(shuō)成“三權分立”。

48、對港澳反對派自我褒揚的用語(yǔ)和提法要謹慎引用。如不使用“雨傘運動(dòng)”的說(shuō)法,應稱(chēng)為“非法‘占中’”或“違法‘占中’”;不稱(chēng)“占中三子”,應稱(chēng)為“非法‘占中’發(fā)起人”,開(kāi)展輿論斗爭時(shí)可視情稱(chēng)為“占中三丑”;不稱(chēng)天主教香港教區退休主教陳日君等為“榮休主教”,應稱(chēng)為“前主教”。

49、對 1949 年 10 月 1 日之后的臺灣地區政權,應稱(chēng)之為“臺灣當局”或“臺灣方面”,不使用“中華民國”,也一律不使用“中華民國”紀年及旗、徽、歌。嚴禁用“中華民國總統(副總統)”稱(chēng)呼臺灣地區正(副)領(lǐng)導人,可稱(chēng)為“臺灣當局領(lǐng)導人(副領(lǐng)導人)”“臺灣地區領(lǐng)導人(副領(lǐng)導人)”。對臺灣“總統選舉”,可稱(chēng)為“臺灣地區領(lǐng)導人選舉”,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臺灣大選”。

50、不使用“臺灣政府” 一詞。不直接使用臺灣當局以所謂“國家”“中央”“全國”名義設立的官方機構名稱(chēng),對臺灣方面“一府”(“總統府”)、“五院”(“行政院”“立法院”“司法院”“考試院”“監察院”)及其下屬機構,如“內政部”“文化部”等,可變通處理。如對“總統府”,可稱(chēng)其為“臺灣當局領(lǐng)導人幕僚機構”“臺灣當局領(lǐng)導人辦公室”;對“立法院”可稱(chēng)其為“臺灣地區立法機構”;對“行政院”可稱(chēng)其為“臺灣地區行政管理機構”;對“臺灣當局行政院各部會(huì )”可稱(chēng)其為“臺灣某某事務(wù)主管部門(mén)”“臺灣某某事務(wù)主管機關(guān)”,如“文化部”可稱(chēng)其為“臺灣文化事務(wù)主管部門(mén)”,“中央銀行”可稱(chēng)其為“臺灣地區貨幣政策主管機關(guān)”,“金管會(huì )”可稱(chēng)其為“臺灣地區金融監管機構”特殊情況下不得不直接稱(chēng)呼上述機構時(shí),必須加引號,我廣播電視媒體口播時(shí)則需加“所謂”一詞。陸委會(huì )現可以直接使用,一般稱(chēng)其為“臺灣方面陸委會(huì )”或“臺灣陸委會(huì )”。

51、不直接使用臺灣當局以所謂“國家”“中央”“全國”名義設立的官方機構中官員的職務(wù)名稱(chēng),可稱(chēng)其為“臺灣知名人士”“臺灣政界人士”或“xx 先生(女士)”。對“總統府秘書(shū)長(cháng)”,可稱(chēng)其為“臺灣當局領(lǐng)導人幕僚長(cháng)”“臺灣當局領(lǐng)導人辦公室負責人”;對“行政院長(cháng)”,可稱(chēng)其為“臺灣地區行政管理機構負責人”;對“臺灣各部會(huì )首長(cháng)”,可稱(chēng)其為“臺灣當局某某事務(wù)主管部門(mén)負責人”;對“立法委員”,可稱(chēng)其為“臺灣地區民意代表”。臺灣省、市級及以下(包括臺北市、高雄市等“行政院直轄市”)的政府機構名稱(chēng)及官員職務(wù),如省長(cháng)、市長(cháng)、縣長(cháng)、議長(cháng)、議員、鄉鎮長(cháng)、局長(cháng)、處長(cháng)等,可以直接稱(chēng)呼。

52、“總統府”“行政院”“國父紀念館”等作為地名,在行文中使用時(shí),可變通處理,可改為“臺灣當局領(lǐng)導人辦公場(chǎng)所”“臺灣地區行政管理機構辦公場(chǎng)所”“臺北中山紀念館”等。

53、“政府”一詞可使用于省、市、縣以下行政機構,如“臺灣省政府”“臺北市政府”,不用加引號,但臺灣當局所設“福建省”“連江縣”除外。對臺灣地區省、市、縣行政、立法等機構,應避免使用“地方政府”“地方議會(huì )”的提法。

54、涉及“臺獨”政黨“臺灣團結聯(lián)盟”時(shí),不得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臺聯(lián)”,可簡(jiǎn)稱(chēng)“臺聯(lián)黨”!皶r(shí)代力量”因主張“臺獨”,需加引號處理!案Dλ_”“福爾摩莎”因具有殖民色彩,不得使用,如確需使用時(shí),須加引號。

55、對國民黨、民進(jìn)黨、親民黨等黨派機構和人員的職務(wù),一般不加引號。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(chǎn)黨并列時(shí)可簡(jiǎn)稱(chēng)“國共兩黨”。對于國共兩黨交流,不使用“國共合作”、“第三次國共合作”等說(shuō)法。對親民黨、新黨不冠以“臺灣”字眼。

56、對臺灣民間團體,一般不加引號,但對以民間名義出現而實(shí)有官方背景的團體,如臺灣當局境外設置的所謂“經(jīng)濟文化代表處(辦事處)”等應加引號;對具有反共性質(zhì)的機構、組織(如“反共愛(ài)國同盟”“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”)以及冠有“中華民國”字樣的名稱(chēng)須回避,或采取變通的方式處理。

57、對島內帶有“中國”“中華”字眼的民間團體及企事業(yè)單位,如臺灣“中華航空”“中華電信”“中國美術(shù)學(xué)會(huì )”“中華道教文化團體聯(lián)合會(huì )”“中華兩岸婚姻協(xié)調促進(jìn)會(huì )”等,可以在前面冠以“臺灣”直接稱(chēng)呼,不用加引號。

58、對以民間身份來(lái)訪(fǎng)的臺灣官方人士,一律稱(chēng)其民間身份。因執行某項兩岸協(xié)議而來(lái)訪(fǎng)的臺灣官方人士,可稱(chēng)其為“兩岸XX協(xié)議臺灣方面召集人”“臺灣XX事務(wù)主管部門(mén)負責人”。

59、對臺灣與我名稱(chēng)相同的大學(xué)和文化事業(yè)機構,如“清華大學(xué)”“故宮博物院”等,應在前面加上臺灣、臺北或所在地域,如“臺灣清華大學(xué)”“臺灣交通大學(xué)”“臺北故宮博物院”,一般不使用“臺北故宮”的說(shuō)法。

60、對臺灣冠有“國立”字樣的學(xué)校和機構,使用時(shí)均須去掉“國立”二字。如“國立臺灣大學(xué)”,應稱(chēng)“臺灣大學(xué)”;“XX國小”“XX囯中”,應稱(chēng)“XX小學(xué)”“XX初中”。

61、金門(mén)、馬祖行政區劃隸屬福建省管理,因此不得稱(chēng)為臺灣金門(mén)縣、臺灣連江(馬祖地區),可直接稱(chēng)金門(mén)、馬祖。從地理上講,金門(mén)、馬祖屬于福建離島,不得稱(chēng)為“臺灣離島”,可使用“外島”的說(shuō)法。

62、對臺灣當局及其所屬機構的法規性文件與各式官方文書(shū)等,應加引號或變通處理。對臺灣當局或其所屬機構的“白皮書(shū)”,可用“小冊子”“文件”一類(lèi)的用語(yǔ)稱(chēng)之。

63、不得將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自稱(chēng)為“大陸法律”。對臺灣所謂“憲法”,應改為“臺灣地區憲制性規定”,“修憲”“憲改”“新憲”等一律加引號。對臺灣地區施行的“法律”改稱(chēng)為“臺灣地區有關(guān)規定”。如果必須引用臺灣當局頒布的“法律”時(shí),應加引號并冠之“所謂”兩字。不得使用“兩岸法律”等具有對等含義的詞語(yǔ),可就涉及的有關(guān)內容和問(wèn)題進(jìn)行具體表述,如“海峽兩岸律師事務(wù)”“兩岸婚姻、繼承問(wèn)題”“兩岸投資保護問(wèn)題”等。

64、兩岸關(guān)系事務(wù)是中國內部事務(wù),在處理涉臺法律事務(wù)及有關(guān)報道中,一律不使用國際法上專(zhuān)門(mén)用語(yǔ)。如“護照”“文書(shū)認證、驗證”“司法協(xié)助”“引渡”“偷渡”等,可采用“旅行證件”“兩岸公證書(shū)使用”“文書(shū)查證”“司法合作” “司法互助”“遣返”“私渡”等用語(yǔ)。涉及臺灣海峽海域時(shí)不得使用“海峽中線(xiàn)”一詞,確需引用時(shí)應加引號。

65、國際場(chǎng)合涉及我國時(shí)應稱(chēng)中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,不能自稱(chēng)“大陸”;涉及臺灣時(shí)應稱(chēng)“中國臺灣”,且不能把臺灣和其他國家并列,確需并列時(shí)應標注“國家和地區”。

66、對不屬于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參加的國際組織和民間性的囯際經(jīng)貿、文化、體育組織中的臺灣團組機構,不能以“臺灣”或“臺北”稱(chēng)之,而應稱(chēng)其為“中國臺北”“中囯臺灣”。若特殊情況下使用“中華臺北”,需事先請示外交部和國臺辦。

67、臺灣地區在 WTO 中的名稱(chēng)為“臺灣、澎湖、金門(mén)、馬祖單獨關(guān)稅區”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中國臺北單獨關(guān)稅區”)。2008 年以來(lái)經(jīng)我安排允許臺灣參與的國際組織,如世界衛生大會(huì )、國際民航組織公約大會(huì ),可根據雙方約定稱(chēng)臺灣代表團為“中華臺北” 。

68、海峽兩岸交流活動(dòng)應稱(chēng)“海峽兩岸XX活動(dòng)”。臺灣與港澳并列時(shí)應稱(chēng)“港澳臺地區”或“臺港澳地區”。對海峽兩岸和港澳共同舉辦的交流活動(dòng),不得出現“中、港、臺”“中、澳、臺”“中、港、澳、臺”之類(lèi)的表述,應稱(chēng)為“海峽兩岸暨香港”“海峽兩岸暨澳門(mén)”“海峽兩岸暨香港、澳門(mén)”。不使用“兩岸三(四)地”的提法。

69、臺商在祖國大陸投資,不得稱(chēng)“中外合資”“中臺合資”,可稱(chēng)“滬臺合資”“桂臺合資”等。對來(lái)投資的臺商可稱(chēng)“臺方”,不能稱(chēng)“外方”;與此相對應,我有關(guān)省、區、市,不能稱(chēng)“中方”,可稱(chēng)“閩方”“滬方”等。

70、臺灣是中國的一個(gè)省,但考慮到臺灣同胞的心理感受,現在一般不稱(chēng)“臺灣省”,多用“臺灣地區”或“臺灣”。

71、具有“臺獨”性質(zhì)的政治術(shù)語(yǔ)應加引號,如“臺獨”“臺灣獨立”“臺灣地位未定”“臺灣住民自決”“臺灣主權獨立”“去中國化”“法理臺獨”“太陽(yáng)花學(xué)運”等。

72、對臺灣教育文化領(lǐng)域“去中國化”的政治術(shù)語(yǔ),應結合上下文意思及語(yǔ)境區別處理。如“本土”“主體意識”等,如語(yǔ)意上指與祖國分離、對立的含義應加引號。

73、荷蘭、日本對臺灣的侵占和殖民統治不得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荷治”“日治”。不得將我中央歷代政府對臺灣的治理與荷蘭、日本對臺灣的侵占和殖民統治等同。

74、涉及到臺灣同胞不能稱(chēng)“全民”“公民”,可稱(chēng)“臺灣民眾”“臺灣人民”“臺灣同胞”。

75、不涉及臺灣時(shí)我不得自稱(chēng)中國為“大陸”,也不使用“中國大陸”的提法,只有相對于臺灣方面時(shí)方可使用。如不得使用“大陸改革開(kāi)放”“大陸流行歌曲排行榜”之類(lèi)的提法,而應使用“我國(或中國)改革開(kāi)放”“我國(或中囯)流行歌曲排行榜”等提法。

76、不得自稱(chēng)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“大陸政府”,也不得在中央政府所屬機構前冠以“大陸”,如“大陸國家文物局”,不要把全國統計數字稱(chēng)為“大陸統計數字”。涉及全國重要統計數字時(shí),如未包括臺灣統計數字,應在全國統計數字之后加括號注明“未包括臺灣省”。

77、一般不用“解放前(后)”或“新中囯成立前(后)”提法,用“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(后)”或“一九四九年前(后)”提法。

78、中央領(lǐng)導同志涉臺活動(dòng),要根據場(chǎng)合使用不同的稱(chēng)謂,如在政黨交流中,多只使用黨職。

79、中臺辦的全稱(chēng)為“中共中央臺灣工作辦公室”,國臺辦的全稱(chēng)為“國務(wù)院臺灣事務(wù)辦公室”,可簡(jiǎn)稱(chēng)“中央臺辦(中臺辦)”“國務(wù)院臺辦(國臺辦)”,要注意其在不同場(chǎng)合的不同稱(chēng)謂和使用,如在兩岸政黨交流中,多用“中央臺辦(中臺辦)”。

80、“海峽兩岸關(guān)系協(xié)會(huì )”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海協(xié)會(huì )”,不加“大陸”;“臺灣海峽交流基金會(huì )”可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;鶗(huì )”或“臺灣;鶗(huì )”。海協(xié)會(huì )領(lǐng)導人稱(chēng)“會(huì )長(cháng)”,;鶗(huì )領(lǐng)導人稱(chēng)“董事長(cháng)”。兩個(gè)機構可合并簡(jiǎn)稱(chēng)為“兩會(huì )”或“兩岸兩會(huì )”。不稱(chēng)兩會(huì )為“白手套”。

81、國臺辦與臺灣陸委會(huì )聯(lián)系溝通機制,是雙方兩岸事務(wù)主管部門(mén)的對話(huà)平臺,不得稱(chēng)為“官方接觸”。這一機制,也不擴及兩岸其他業(yè)務(wù)主管部門(mén)。

82、對“九二共識”,不使用臺灣方面“九二共識、一中各表”的說(shuō)法。一個(gè)中國原則、一個(gè)中國政策、一個(gè)中國框架不加引號,“一國兩制”加引號。

83、臺胞經(jīng)日本、美國等國家往返大陸和臺灣,不能稱(chēng)“經(jīng)第三國回大陸”或“經(jīng)第三國回臺灣”,應稱(chēng)“經(jīng)其他國家”或“經(jīng)XX國家回大陸(或臺灣)”。

84、不得將臺灣民眾日常使用的漢語(yǔ)方言閩南話(huà)稱(chēng)為“臺語(yǔ)”,各類(lèi)出版物、各類(lèi)場(chǎng)所不得使用或出現“臺語(yǔ)”字樣,如對臺灣歌星不能簡(jiǎn)單稱(chēng)為“臺語(yǔ)”歌星,可稱(chēng)為“臺灣閩南語(yǔ)”歌星,確實(shí)無(wú)法回避時(shí)應加引號。涉及臺灣所謂“國語(yǔ)”無(wú)法回避時(shí)應加引號,涉及兩岸語(yǔ)言交流時(shí)應使用“兩岸漢語(yǔ)”,不稱(chēng)“兩岸華語(yǔ)”。

85、對臺灣少數民族不稱(chēng)“原住民”,可統稱(chēng)為臺灣少數民族或稱(chēng)具體的名稱(chēng),如“阿美人”“泰雅人”。在國家正式文件中仍稱(chēng)高山族。

86、對臺灣方面所謂“小三通”一詞,使用時(shí)須加引號,或稱(chēng)“福建沿海與金門(mén)、馬祖地區直接往來(lái)”。

87、對南沙群島不得稱(chēng)為“斯普拉特利群島”。

88、釣魚(yú)島不得稱(chēng)為“尖閣群島”。

89、嚴禁將新疆稱(chēng)為“東突厥斯坦”,在涉及新疆分裂勢力時(shí),不使用“疆獨”“維獨”。


05國際關(guān)系類(lèi)

90、有的囯際組織的成員中,既包括一些國家也包括一些地區。在涉及此類(lèi)國際組織時(shí),不得使用“成員國”,而應使用“成員”或“成員方”,如不能使用“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國”“亞太經(jīng)合組織成員國”,而應使用“世界貿易組織成員”“世界貿易組織成員方”“亞太經(jīng)合組織成員(members)”“亞太經(jīng)合組織成員經(jīng)濟體(member economies)”。應使用“亞太經(jīng)合組織領(lǐng)導人非正式會(huì )議”,不應使用“亞太經(jīng)合組織峰會(huì )”。臺方在亞太經(jīng)合組織中的英文稱(chēng)謂為 Chinese Taipei,中文譯法要慎用,我稱(chēng)“中國臺北”,臺方稱(chēng)“中華臺北”,不得稱(chēng)“中國臺灣”或“臺灣”。

91、不得使用“北朝鮮(英文 North Korea )”來(lái)稱(chēng)呼“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”,可直接使用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朝鮮”。英文應使用“The Democratic People s Republic of Korea”或使用縮寫(xiě)“DPRK" 。

92、不使用“穆斯林國家”或“穆斯林世界”,可用“伊斯蘭國家”或“伊斯蘭世界”。但充分尊重有關(guān)國家自己的界定,如印尼不將自己稱(chēng)為“伊斯蘭國家”。

93、在達爾富爾報道中不使用“阿拉伯民兵”,而應使用“民兵武裝”或“部族武裝”。

94、在報道社會(huì )犯罪和武裝沖突時(shí),一般不要刻意突出犯罪嫌疑人和沖突參與者的膚色、種族和性別特征。比如,在報道中應回避“黑人歹徒”的提法,可直接使用“歹徒”。

95、不要將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地區稱(chēng)為“黑非洲”,而應稱(chēng)為“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”。

96、公開(kāi)報道不要使用“伊斯蘭原教旨主義”“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”等說(shuō)法,可用“宗教激進(jìn)主義(激進(jìn)派、激進(jìn)組織)”替代。如回避不了而必須使用時(shí),可使用“伊斯蘭激進(jìn)組織(成員)”,但不要用“激進(jìn)伊斯蘭組織(成員)”。

97、在涉及阿拉伯和中東等的報道中,不要使用“十字軍(東征)”等說(shuō)法。

98、對國際戰爭中雙方戰斗人員死亡的報道,不使用“擊斃”“被擊斃”等詞匯,也不使用“犧牲”等詞匯,可使用“打死”等詞匯。

99、不要將哈馬斯稱(chēng)為恐怖組織或極端組織。

100、一般情況下不使用“前蘇聯(lián)",而使用“蘇聯(lián)”。

101、應使用“烏克蘭東部民間武裝”不使用“烏克蘭親俄武裝”“烏克蘭民兵武裝”“烏克蘭分裂分子”等。

102、不使用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提法,而使用“一帶一路”倡議。


交易承諾
更多
  • 电话直呼

    • 0571-88036458
    • QQ咨詢(xún) :
  • 掃一掃,微信咨詢(xún)

本站已支持IPv6
seo seo